在横扫棋坛之后,人工智能又击败了“最强大脑”

钛媒体2017-01-09 08:31746查看原文
【决胜网 互联网+】

琅琊榜首,阿尔法狗曾有云:站在碳基和硅基文明的十字路口上,我很孤独。然而孤独求败的并不止阿尔法狗一个,昨晚的《最强大脑》节目中,人工智能小度从另一个维度向人类智慧的巅峰发起了挑战:图像和识别。



与其担心人工智能还不如先认识它


昨晚的面孔识别人机大战,毫无悬念的,人工智能又一次获得了胜利,这种结果也是像我们预想的那样,被一些诸如人工智能是否能解决一切、是不是迟早支配人类社会之类的问题所围绕。我们不如按下这些极端乐观和悲观派不表,先弄弄明白即将跟“最强大脑”们对决的人工智能是一个怎样“恐怖”的存在。


去年4:1碾压李世石的谷歌围棋人工智能AlphaGO这些天又火了一把,1月4日,随着古力投子认输,伪装成神秘网络棋手Master的阿尔法狗仅仅是为了验证神经网络的“学习”成果的试水,却最终以60胜0负1平的战绩横扫人类,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绝望的事情。而另外一个事实恐怕更让人如芒在背,那就是李世石赢下的那一盘棋也许就是人类历史上赢下人工智能的最后一盘棋了。


其实算上97年就战胜卡斯帕罗夫的IBM深蓝,人类智力在棋类游戏中不敌人工智能其实是很早以前就能看出来的趋势。相比于纷繁复杂的社会行为,游戏这种被人类设计用来获得掌控感的活动本来就非常适合机械思维——这也就是计算机大展拳脚的领域,更何况棋类游戏相对来说规则更简单但层次更深,这简直就是为机器程序量身定制的!所以从深蓝的国际象棋胜利到阿尔法狗的围棋胜利,根本上就是这20年来计算机技术提升的效果,完全在人类的掌控之下,所以我们并没有什么理由过于担心。


从《最强大脑》看人工智能到底智能在何处?


如果说棋类作为人类智慧的巅峰之一,已经被证明完败于人工智能,那么在更广阔的范围内,人工智能有没有可能叫板人类最顶尖的智慧呢?幸运的是《最强大脑》给了我们一个完美的竞技平台。


由于前几季脑王的回归,名人堂在第四季中集结了空前强大的智力,基本上代表了中国乃至全世界智慧精英的最高水平,不过在这一期《最强大脑》的前半部分我们也能看到,前两位选手都是在对图片的像素级找茬,这对于记忆和简单比对能力都远超人类的计算机来说根本就是瞬间完成的事,而两位天才级的选手却需要长达十几分钟的甩脑浆,而事实上第一位黄政所挑战的钉子图,就是靠计算机进行事先校准的。


注意这里我并没有用人工智能这个词,因为这种从确定条件快速生成确定结果的能力就是我们设计计算机的初衷,但还远远没有一点智能的意思。就像如下这位网友评论古力的那样,我们没有因为哪个计算机比人类更擅长竞技而去放弃热衷的比赛,毕竟对于人类来说竞技比赛中存在着远远超越速度和胜负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对机器来说毫无意义。


人工智能真的就只能玩玩而已,硅基安知碳基之志哉!


与游戏规则不同,我们所存在的世界是非连续性的,举个栗子,就是说我们并不能保证村上春树年年拿不着诺贝尔文学奖今年就一定还拿不了,我们能确定的只是小李子居然已经拿了小金人和汪头条迄今为止还是上不了头条,所以只知道按既定方针办的计算机程序对这种不具有确定性的事物就束手无策。


那么《最强大脑》中最后一轮看照片认脸的比拼,才算是有了一些对计算机既有程序的挑战,需要进入到我们所说的“智能”这个范畴了,所以百度派上了与阿尔法狗原理类似的、经过深度神经网络大数据学习的人工智能小度来参赛,人类选手出于对人工智能小度能力的未知,经过激烈讨论和再三权衡,推出了并不最擅长面孔识别,但综合能力最强的王峰应战。


人类组选手没有那么自告奋勇出场还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这一轮的题目真的是变态:选手和人工智能小度分别要记住嘉宾随机挑选出来的两张蜜蜂少女队成员童年照片,然后在现场表演的少女队组合中分别找出现在的她们,照片和表演特写看过不重放,而且人还一直在动。第二个题目是从30组小学毕业照中准确圈出一位现场随机选择的成年男子。


要知道单纯的人脸识别并不困难,从最普通的手机照像头到火车站的身份证核验机,作为模式识别算法的典型代表,人脸识别和比对技术已经成熟的运用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成长和变化过的面孔却不是常规的计算机程序所能搞定的,即使是同一个人,相差二三十岁,身份证都要换个两三次,面部不变的特征已经相当有限,计算机的穷举法和速度都派不上很大用场。


对于人来说,可以依靠整体神态等更抽象更微妙的细节加上相当程度的主观感觉去大致判断,显而易见的是,既定程序是做不了这件事的,那么这时就要用到一个人工智能专属的特性:学习能力。


想要机器具有跟人同样的学习能力,建立跟人大脑一样的神经元系统就很有必要,人工智能领域的深度神经网络结构就是利用在输入和输出端中间加入N层不可预测的节点来模拟人脑的工作原理,经过外界刺激,也就是大数据的输入来自行获得归纳数据的能力,这一技术的突破在于使计算机自己去控制自己的行为,从而脱离人的干预并具有成长性。


这轮挑战中,人工智能小度就是基于百度庞大的数据库来总结出了一种不为人所知的人脸随年龄变化的规律,数据的量越大变化维度越高,这个学习出来的规律就越精确、越接近现实世界。


在这里《最强大脑》节目组恰恰是选取了机器的长项:


传统图像识别和语音识别加上人类抽象思维的优势;


逻辑推理与模糊判断,两个项目组合来作为人机大战PK的项目,使得人类和人工智能都不具有绝对的优势,悬念会使比赛显得更加精彩纷呈。


比赛的结果前面就已经剧透了,但实际过程却着实跌宕曲折,王峰在搜索速度上相对人工智能小度有一定的优势,但人工智能小度在准确度上完胜王峰,而且令所有人咋舌的是,人工智能甚至在第一题中发现了隐藏的双胞胎队员,并且依靠万分之一的区别概率选出了正确答案……那么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问题:具备学习能力的计算机就是真的具有了智能吗,真的可以从此令人类一发不可收拾了吗?


其实答案就在最令人惊叹的选择双胞胎过程中,人工智能小度给出了两个极为相近的选项,但却无法做到挑战所要求的只选择一个正确答案,最终上阵替人工智能小度作出这种终极的模糊性决策的,还是她的算法开发者吴恩达博士,深度网络和学习算法给了人工智能小度极为高超的理性推理能力,但却永远无法给她具备感性和胆识的放手一搏。


人工智能是在人的支配下进阶


随着互联网向人类社会各个角落的不断扩张和计算机硬件性能的提升,人工智能的学习能力会以几何级的速度向上飞跃,阿尔法狗2微秒一步的自我对弈速度可以使他飞速的研究掌握数以万计的专业棋谱,仅仅半年就从跟李世石打个平手到完胜世界第一柯洁,但阿尔法狗永远都学不会几十个世界冠军棋手齐心协力试图战胜电脑的壮烈决心,永远也不会理解人类棋手在对弈过程中攻坚克难并完成自我挑战的乐趣。


人工智能的出现只能说明:人类的能力进步了,又获得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仅此而已。


这个帮手相比僵化重复的程序运算,能够更好地完成人类交与的复杂甚至具有创造性的任务,从而把人类从相对简单却繁复的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从事更有价值的社会活动。科学技术从来都不是洪水猛兽,合理充分的利用科学带给我们的福利,才是预防科学负面影响最好的方法。


目前,人工智能在人的操作下正在经历升级——已经完成的是从计算智能到感知智能的升级,也就是从计算、传递信息到了当前的语音识别、机器视觉。目前人工智能的感知智能算是相对成熟,完全可以利用现有的硬件设施来进行失踪儿童的追寻和定位,或者大幅降低为福利对象提供服务的人工成本等。


未来,人工智能会越来越完善化,可能到了最后,会实现真正的人工智能,也就是机器人与人一样,能思考的认知智能。只不过,要实现这个认知智能,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毕竟作为支配他的人目前还没有解决把信息、传感等技术融入神经网络,实现人才有的意识、自我和思维的难题。


人工智能在某一方面打败人类智慧不是说它就真的超越了人类智慧,只能说人类智慧的能力刺激着新型产物人工智能进阶了,取得了一定的胜利。最大的收获是科技上的成就。


就像这一期的《最强大脑》,我们不光看到了全世界最聪明的人脑和最尖端人工智能技术之间的对决,更让我们意识到人类在拥有人工智能技术之后会激发出多大的潜能,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应该受到尊重和欢迎,甚至是社会资源的倾斜,从而推动更为强大高级的的人工智能来为我们服务。


最后允许抖个机灵。如果非要说参赛队员哪一点比百度大脑人工智能小度更机智,王峰在最后一轮形势不理想的状态下问的那一句:“蜜蜂少女队没有整容的吧!”


我想,现阶段的人工智能还应该做不到吧!

作者:钛媒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 ...

扫码分享本文章

合作伙伴
新东方
中国搜索
长城会
中国越野拉力赛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921号 Copyright © 2016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